深夜电台 | 情歌之外的周杰伦


原创: CSA宣传菌 UCSB CSA2018-11-15

从2000年发行《JAY》开始

周董的情歌就成了时代的印记

儿时的回忆是座唯一的城堡

稻香,也有蒲公英的约定

那朵故事里的小黄花

晴天飘到了香榭大街

成了告白的枫叶

有时想尝尝秋刀鱼的味道

有时多想再有一首歌的时间

除广为流传的情歌中国风之外

周董总有一些特别的歌

不会过时的杰作

这些音乐并非主流

凌驾主流之上

01

止战之殇周杰伦 – 七里香

《止战之殇》

—– 致那些战争中逝去的人们,还有受苦的无辜者

作词:方文山

作曲:周杰伦

年份:2004

作为前奏最为抓耳的几首歌之一,《止战之殇》用流行乐写出了战争,伴随人类文明开始也将伴随着结束的不变主题。

虽写的是士兵们之间的战争,《止战之殇》却描写了战争中的孩子。而他的另一首反战歌曲,《最后的战役》,描写的是同袍战友之间的故事。这两首,一个以孩子们的天真间接承托战争的残酷,而另一个以失去挚友的伤痛直接描述战争的惨烈,皆是反战的代表作。

一开始,铅笔在染着鲜血的纸上写着什么,可能是家书,也可能是殇歌。《止战之殇》的故事,似乎是在战争中一天的傍晚,夕阳之下万骨枯,遥远的村庄有一座破败的茅屋,里面是一些孩子,那孩子们眼中的希望,只是明天醒来有一口面包,和一碗热汤,是院子里有秋千可以荡,口袋里有糖。而这些在和平时简单的希望却成为了战争中不可能的奢望。

那国家间的利益冲突化成了战争,以此产生的仇恨将无辜的平民带入地狱,而究竟谁对谁错早已不重要。所以,要止,战之殇。

02

外婆周杰伦 – Initial  J;七里香

《外婆》

—– 修身与齐家

作词:周杰伦

作曲:周杰伦

年份:2004

这首歌是周杰伦在2003年金曲奖落选后所作,其意境看似是对金曲奖的抱怨,却着墨在亲情。全篇作词作曲由周董一人包揽,因此少了些方文山的辞藻,多了些普通人的独白。开头以轻轻的鼓点,还有复古的笛声作为旋律,似乎回到了外婆的年代,那个黑白的年代,外婆追着那时的潮流,缓缓起舞。而转眼就到了现在,大人们忙于琐事,无暇顾及家人。人声克制地咏叹着:“外婆的无奈,外婆她要的是陪伴,而不是六百块,比大人们给的还简单。”

这里不止是外婆,也可以衍生到孩子,父母,甚至是家人,在如今有些浮躁的时代,人们总是追寻一些不重要的东西,而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:人之间的羁绊与亲情。

03

梯田周杰伦 – 叶惠美

《梯田》

—– 为地球而唱

作词:周杰伦

作曲:周杰伦

年份:2003

不论是《梯田》,《不爱我就拉倒》,还是《斗牛》,那些周董自己作词的曲总是彰显了一些任性,而任性的词,尽管降低了艺术水准,却拉近了与听众的距离,毕竟不是每一首歌都会以“文山那,等你写完词我就出下张专辑咯”开头的。无厘头的开篇,配上环保的主题,说唱,还有民歌,一起造就了《梯田》

当绿意盎然都成了垃圾满地的观光景点,有人反思,有人无所谓。就像这首歌的开头,是一种无所谓,而这种态度也贯穿了整首歌,没有呐喊,也没有哭腔,只有软软的人声讲着“怎么梯田不见多了又几家饭店,那只水牛却变成了画挂在墙壁上只为象征人们蒸蒸日上,一堆游客偶尔想看看窗外的观光景点,但只看到再高一层的饭店”,副歌配以乡村的民歌,像是在哀叹现在,也像是在怀念过去,那些森林绿地都已成了纪录片。

04

逆鳞周杰伦 – 十一月的萧邦

《逆鳞》

—– 泥泞中的成长

作词:黄俊朗

作曲:周杰伦

年份:2005

全曲一直循环着一个旋律,黑暗中带着一丝倔强,混杂着雷雨,仿佛前途一片黯淡。人生总会有低谷,若是联想起生命中的那些无奈和不公,再听这首歌,总会沉浸在绝望中,若不溺死,总要重生。就像歌词里所说的:如果生命对每个人都不公平,也没道理,那就带着孤寂,继续前进,直到光明。这首歌像是给与了对抗全世界的勇气,与另一首励志歌相互映衬:一个是大调欢快的《稻香》,一个是小调绝情的《逆鳞》。消极的曲风配上励志的歌词,就像每个暴雨夜在床上听着雨滴一样,有些恐怖,还有些温馨。

05

红模仿周杰伦

《红模仿》

—– 十二年前,他要做音乐上的皇帝

作词:周杰伦

作曲:周杰伦

专辑:《依然范特西》

年份:2006

周董的崛起并不是一番风顺,总会有批评家,还有他们的评论,周郎才尽的论调已有十余年了。这也是《红模仿》的背景,在05年发行的《十一月的肖邦》被认为风格单一,而其唱腔也被不少人排斥,周杰伦以《红模仿》做出的一纸昭文“我要做音乐上的皇帝”。这也是成长期的周杰伦和华语其他几大巨星的不同,除了抒情商业歌曲,还有口无遮拦的作品对外界的反应做出回应。一如《四面楚歌》把狗仔们骂做咬着苹果的狗,《红模仿》对于外界的质疑,说“在我的世界,谁都插不上嘴,唱反调一直是我的本性。”如果是现在整日笑嘻嘻的奶茶周,想来是不会写这种东西的,只是在十几年前,周杰伦还未成为华语第一人的时候,他想做音乐上的皇帝。也只有这种心态,才能成就今天的成绩吧。只不过,“Why be a king when you can be a God?”

感谢陪伴

未来不散
文案:聂嘉洋编辑:陆正尧

end

/每周三晚10点

/小众频道

/与你相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