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橡城枪击:老兵、英雄与戛然而止的生命| CSA时事


原创: CSA宣传菌 UCSB CSA2018-11-09

也许,这次的悲剧提醒着美国社会,在仇恨与极端主义等受到广泛关注的因素外,枪支暴力还存在着这样一个扎根于过往、战争和伤痛的维度。

我们应当看到,Campbell Hall门前的半旗执著地强调着悲剧永不应该成为常态。

撰文|王思澄

City of Thousand Oaks,这是一个在洛杉矶到圣巴巴拉的沿途上很难被忽视的名字。当101公路离开洛杉矶西南的大片住宅区进入山地后,山间的第一片开阔地便是它了。

对于UCSB的学生来说,千橡城是归家、返校路上的沿途风景之一。但今晚我们提到它,却是因为又一次摇撼全美的枪击案昨晚发生在此。

事发

昨晚十一时二十分许,来自加州路德大学(California Lutheran University)等学校的众多学生正在101公路边一家名为Borderline Bar and Grill的酒吧举办一场舞会。一名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闯入酒吧,将保安及多名工作人员射杀,并向人群投掷一枚烟雾弹后开枪射击。

歹徒使用的是一把.45口径的格洛克手枪。这把手枪安装有扩容弹匣。事实上,加州法律并不允许持枪者使用这种配件。

亲历者Teylor Whittler在接受BBC采访时讲述到,听到枪声时他正在舞池中跳舞,随即有人大喊“趴下”,人群四下寻找掩护。而Teylor在混乱中摔倒,动弹不得;直到有人将他扶起并拖出酒吧门口方才脱身。

逃出枪击现场的人们(图/CNN)

躲在窗户下的Matt Wennerstrom抄起一把椅子打碎了玻璃,从而使得30余名顾客跳下离地面8英尺的窗户逃生;而同样被困在现场的Cole Knapp则趁着枪手停火的间隙逃到了庭院中,继而翻过栅栏逃生。

身着带血T恤的Matt Wennerstrom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(图/CNN)

警方发言人表示,大部分伤者是在疏散过程中因踩踏受伤;而被枪手击中的则大多不幸罹难。

目前,枪击事件已造成12人死亡。

烈士

“Hey, I gotta go handle a call. I love you.I’ll talk to you later.”

正在酒吧陷入混乱的同时,从警29年的文图拉县治安官Ron Helus正在与他的妻子通话。在接报后,Helus与一名高速巡警进入枪击现场,遭到歹徒激烈抵抗,身中数枪牺牲。

在枪击事件中牺牲的Ron Helus警官(图/Ventura County Sheriff’s Office)

此时距离Helus的退休仅有一年时间。

“他为了拯救他人进入现场,作出了最崇高的牺牲”,警方发表的声明中如是评价。今晨,Helus警官的灵柩在警车与摩托车的护送下被送往法医部门,沿途群众挥舞国旗致哀。

枪手

警方调查后确认,闯入酒吧的枪手是29岁的前陆战队员Ian David Long。当晚,他开着母亲的汽车来到酒吧,随后以夺命的冷酷与沉默向人群射击。

服役记录证实Long曾在2008-13年间参军,并在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间部署在阿富汗战场。服役期间他是一名下士机枪手,曾三次获得嘉奖。

枪手Ian D. Long;下图据信是其母在Facebook上传的其在阿富汗部署期间拍摄的照片(图/AP, WSJ)

Long高中的时的教练对《华尔街日报》记者回忆道,他曾是一名情绪寡淡、“完美主义”的棒球队员。在毕业前一年,他为了参军放弃了校队的训练。“他爱枪,也爱美国”,一名同学说道。也许,美国陆战队是Long心中的一座圣殿。

但是,从戎马生涯回归日常生活后,Long却陷于家庭暴力之中。2015年,文图拉警方曾出警前往Long的家中,发现家具乱作一团、墙壁上甚至有弹孔。警方和心理专家经过数小时才使他平静的走出家门。此时的Long“易怒且不理性”。但心理专家判断他并未达到需要强制治疗的程度。

事发后,警方封锁Long的住宅(图/WSJ)

昨晚,Long被发现死于枪案现场,究竟是被警方击毙还是自杀目前尚无法得知。

结语

从内华达、德克萨斯到佛罗里达,近年来的枪声不断地使生命戛然而止。在之前的几起枪击事件中,有的受恐怖主义蛊惑,也有在种族、宗教与身份问题上走向极端而行凶者。然而此次的事件却与之前有所不同。

一方面,它的发生地一贯治安良好,也无群体和文化冲突的张力;且在地理上与我们格外接近。

另一方面,它的原因指向了一个已淡出公众视野一段时间的问题——结合枪手的过往经历及表现推测,此次的枪击很可能是由多见于老兵中的“创伤应激综合症”(PTSD)发作造成的。这一心理疾病常由生命威胁、极度的情绪起伏引起,患病后间歇地处于焦虑、警觉、易怒的状态之中,从而产生常人难以理解的极端暴力倾向。对于退伍军人来说,战场上的压力、离开军队后的困顿都为这一疾病埋下了祸根。而当近年参与“反恐战争”的军人走下战场后,PTSD确实成为了美国枪支及药物滥用问题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退伍军人Darlene Matthews已在她的汽车中生活了2年,仍在等待住房补贴。Matthews于1976年参军,并在退伍后患上抑郁症(图/Mary F. Calvert)

也许,这次的悲剧再次提醒着美国社会,在仇恨与极端主义等受到广泛关注的因素外,枪支暴力还存在着这样一个扎根于过往、战争和伤痛的维度。但与以往的多次枪击事件一样的是,在枪支管理的问题上,当局的作为存在疑点——既然已在三年前表现出心理异常,Long拥有枪支的安全性是否得到了关注?

与此同时,这一系列问题虽与留学生的人身安全息息相关,但我们并无力对其施加影响——这或许多少有些无奈。但仍应看到,Campbell Hall门前的半旗执著地强调着悲剧永不应该成为常态。

最后,如这次枪击使你在心理上感到不适,可联系这些学校部门:

CAPS

(805) 893-4411| http://caps.sa.ucsb.edu/

Student Health

1 (877) 351-3457, 

Urgent Care is available weekdays 8a.m. – 4:30 p.m. without appointments needed.

Response to Distressed Students

(805) 893-3030|http://www.sa.ucsb.edu/responding-to-distressed-students/welcome 

愿逝者安息,英雄走好,你我珍重。

参考资料

Thousand Oaks: Ex-Marine Ian David Long identified as suspect. 

https://www.bbc.com/news/world-us-canada-46135459

Lovett, Ian et al. Former Marine Kills 12 in Southern California Bar Shootinghttps://www.wsj.com/articles/multiple-injuries-reported-in-bar-shooting-in-thousand-oaks-california-1541666907

Berzon, Alexandra et al. California Shooter Had Domestic-Disturbance Historyhttps://www.wsj.com/articles/california-bar-shooter-had-history-of-domestic-disturbances-after-serving-in-afghanistan-1541702385

Calvert, Scott et al. In California Shooting, Sheriff’s Sergeant ‘Made the Ultimate Sacrifice’ 

https://www.wsj.com/articles/during-thousand-oaks-shooting-sgt-ron-helus-made-the-ultimate-sacrifice-1541698291

Molina, Brett et al.  ‘He died a hero’: Ventura County Sheriff Sgt. Ron Helus killed in Thousand Oaks shooting

https://www.usatoday.com/story/news/nation-now/2018/11/08/thousand-oaks-shooting-slain-sheriff-ron-helus/1927917002/